365棋牌游戏|真钱棋牌游戏

第八百七十七章 報案

【書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七十七章 報案 作者:寧小釵

強烈推薦:寒門狀元我要做首輔三國之席卷天下首輔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將春秋我為王庶子風流     鄰居們開始心照不宣的合伙擠兌沐壽,有人上前說道:“你倆是多年的鄰居,不好論價,讓我們替你們做個中介。”

    把墜子拿了過來,鄰舍說道:“想沐老爺家里的那一個墜子,乃是與沐王府有關聯的,唐大官的自然不能相提并論,大抵百兩銀子也就頂大天了。依我看,不如沐老爺回去把家里的取出來,放在一處比一比好歹,若那個好過這個,就再減去幾兩;若這個好過那個,那就增幾兩,若兩個的品質一樣,照著當初的價錢也沒得說。”

    唐童生表面說的瀟灑,實際上還是很在乎墜子的價錢,誰讓人窮志短呢?是以裝作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

    沐壽心里暗暗叫苦,說道:“被婦道人家拿了去,怎好討還回來?”

    “豈有此理。”眾人紛紛叫道,“公公同媳婦暫借,怕她不肯?你只管進去要,除非人不在家,不然斷沒有不給你的道理,你們說是不是?”

    “一家人有什么計較的,又不是不還她?”當即很多人隨聲附和。

    一邊七嘴八舌的說,一邊把玉墜藏在了袖子里,擺明了這事不能這么完的架勢。沐壽被逼不過,假意說道:“那我回去討要,肯不肯明日回話。”

    因墜子在手,鄰居們也不怕他躲著不出來,而不明就里的唐童生也沒要墜子,暗自期盼的回家去了。

    卻說沐壽怒氣沖沖的回到家中,對著妻子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氣得砰砰砰的拍打桌子,惱羞成怒。

    婆婆說道:“興許真是一模一樣的,你等我進去拿來看看,可不能誤會了媳婦。”

    進了媳婦房中,婆婆說道:“你公公要拿玉墜作樣,打算另買一個。快拿出來。”

    何氏答應一聲,把首飾匣子打開一看,莫說是漢玉墜了,連那個和田玉的都不見了,忙把屋里翻了個底朝天,結果一無所蹤。

    婆婆頓時大怒,直接罵道:“好一個淫-婦,我一向待你如何?竟做下這樣的丑事,把我家的扇墜送給野老公了,還故意到處尋找。何不去你的隔壁尋尋?”

    何氏急得六神無主,慌忙辯解道:“娘,我又不曾到隔壁,隔壁的人又不曾到咱家來,能做什么丑事?”

    婆婆冷笑道:“從來偷情的男人,養漢的婦人,個個是會飛的,哪里需要走門?這墻頭上,房梁上。何處不能扒過來,把東西丟過去?”

    受了天大委屈的何氏放聲大哭,哽咽道:“照這樣說,分明是我與人有什么私情。把扇墜送了人?我豈是那樣的人?冤枉啊。”

    抽風似的何氏大哭大叫,使勁摔打東西。婆婆皺眉呵斥道:“撒什么潑?你的臟證已經被人家拿到手了,還要嘴硬?”

    當著下人的面前,婆婆把唐童生拿著墜子給鄰居看的事說了一遍。把個何氏的體面一掃而光。

    有口難辯的何氏氣不過,像她這樣的女人自然想要尋死。沐壽要面子,跑過來勸妻子忍耐。吩咐丫鬟勸住何氏,夜里守著她。

    糾結了一晚上,夫婦倆商議一番,念在媳婦年幼父母雙亡,兒子又那個樣子,喜歡上隔壁的書生情有可原,這件事不能追究下去,應該給媳婦一個迷途知返的機會,再來天大地大面子最大,還是得隱瞞下去。

    到了次日,沐壽面無表情的走出門。鄰居們問道:“扇墜要回來了?”

    “不要說了。”沐壽搖搖頭,“誰知媳婦說被娘家拿去了,一時要不回來了,得過些日子。”

    鄰居們嘲笑道:“她又沒有父母,誰會張口?難道送給他兄弟不成?”

    有人說道:“她兄弟與我很熟,等我去討來。”說完,起身就要走。

    沐壽慌忙拉住了他,說道:“這是我家的東西,為何列位這么著急呢?”

    眾人笑道:“我們前日分明認出來是你家的扇墜,為什么跑到唐大官手中?起先還說你的度量寬宏,或者因什么緣故把墜子送給了他,所以拿來試你。不想你竟不知情。如今府上拿不出來,隨你什么人,能不疑惑?想我們是極有涵養的人,尚且替你著急,想要查個明白,你自己怎么反而故意拖延,莫非不管自家門風了?”

    又有人怪笑道:“你平素最喜歡批評別人,為何輪到自己身上,就這么厚道了?”

    沐壽被他們擠兌的臉色乍青乍白,本來打定主意一味的忍耐,擔心壞了自家體面。壞了體面被人譏笑不說,媳婦就不能容得下了,受此連累,兒子還能娶到老婆嘛?所以只求掩蓋一時,勒令媳婦絕不能再犯,做個啞婦被奸,朦朧一世難得糊涂罷了。

    誰想鄰居們揪著不放,被他們數落到了這等地步,自己還真能厚道下去不成?

    既然一切都說開了,沐壽嘆了一口氣,說道:“按理說家丑不可外揚,既然大家這么說,我也忍不住了。我疑心我家的淫-婦與唐家那個畜生有些勾當,只因沒有證據,不好下手。如今大家替我作證,墜子算是贓物,說不得我要告狀了,諸位肯替我做干證,出出力么?”

    鄰居們聽了,不消說報了一箭之仇,讓沐壽今后再也不能議論他人了。說到底鄰里鄰居有守望互助的義務,沐壽沒了臉面,其他人也大多感同身受,這樣的丑事豈能不管不問?再來人多勢眾,也有個湊熱鬧的心理。

    大家伙紛紛喝彩,都說:“這才是個爺們,我們有一個不陪你見官的,就不是人。趕緊找人來寫狀子,此事不能拖延。”

    當下沐壽腦袋一熱,馬上找來位訟師,寫了一張呈子送進府衙。

    云南在沐家三代人的精心治理下,民生的發展有目共睹,軍事上也非常穩健,近些年很少有叛亂發生,與屬國安南的邊境也很安穩,吏治極佳。很少有貪官污吏敢在沐家的地面上為非作歹,甚至無需徐灝起到任何作用。

    現如今,大明有五家超等國公,地位高高在上,一個是有望世代鎮守云南的沐家,一個是鎮守西北的宋家,一個就是控制了遼東的徐家,另兩家則是位于京城的張家和朱家,五家都與皇族間有著千絲萬縷的姻親關聯,彼此也相互通婚。

    徐家與沐家、張家、朱家的關系自不必言。稱得上是同氣連枝,休戚與共,而西北宋家因連娶了兩位公主,也與徐家成了親戚。

    大理知府是位有名的清官,凡是百姓狀告到府衙,從來不批到屬縣,一概親自審問。審明白了,也不必上申布政使司,畢竟管軍管民的乃是沐王府。他有權自己處置,也是為了不讓百姓經過兩次盤剝的好意。

    清官一般都非常重視綱常倫理,而這位知府恰恰是個極端,最痛恨傷風敗俗之事。類似的奸情到了他手里,幾乎原告沒有一個不贏的,被告沒有一個不輸到底。

    狀子的用詞非常講究,出自秀才之手。一般人根本看不懂。

    “狀人沐壽,為奸拐戕拿事:獸惡唐生,欺男幼懦。覬媳姿容,買屋結鄰,穴墻窺誘。

    凱媳憎夫貌劣,茍合從奸,明去暗來,匪朝伊夕。忽于本月某夜,席卷衣玩千金,隔墻拋運,計圖挈拐。身覺喊鄰圍救,遭傷幾斃。

    能里某等參證,竊思受辱被奸,情方切齒,誆財殺命,勢更寒心,叩天正法,扶倫斬奸。上告!”

    大理知府看完,直接批了個“準”字。誰知次日升堂檢查隔夜的投文,別的都在,只少了這張告奸情的狀子,知府說道:“混賬,必定是衙門中人抽走了。”

    將值日的書吏夾了又打,打了又夾,竟然死活說不知情。沒辦法,知府命人去通知沐壽補一張呈子,等狀子送來,即刻差人去捉拿。

    禍從天降的唐童生已經有疑心了,因聽見了隔壁趙家婆媳間的吵吵鬧鬧,問鄰居要扇墜,鄰居又故意說這兒說那兒的,現在見捕快來拘捕自己,吃驚之余,暗道或許是隔壁的媳婦在梁上偷窺我,然后把扇墜丟下來,意思是來個潘安擲果。

    自己讀書用心,沒有看見,那扇墜無巧不巧的丟在了書里。反正自己理直氣壯,沒做虧心事怕什么?故此唐童生也不訴狀,直接去聽審了。

    雙方的人先后到了府衙,大理知府先傳喚原告沐壽,問道:“既是唐童生奸你媳婦,為什么兒子不來告狀,要你做公公的出頭?莫非你也與媳婦有染,在房里撞到了奸夫,故此爭風吃醋跑來告狀么?”

    敢情這位知府想象力豐富,看多了類似情節的野史小說,越是正經之人,或許背地里就越那個啥。

    哭笑不得的沐壽說道:“青天在上,小的是敦倫重禮之人,怎敢做禽獸聚鹿之事?只因兒子年幼,媳婦雖然娶過門,還不曾拜堂,有夫婦之名沒有夫婦之實。也是犬子年輕木訥,不會講話,所以小的親來報案。”

    “原來如此。”知府又問道:“那他奸你媳婦有什么憑據?有什么人指見,你可從實講來。”

    沐壽便將媳婦的臥房隔壁是唐童生的書房,因唐童生成天故意讀書挑逗媳婦,媳婦換了房避他,他又跟隨引誘,不想終究被他上了手,后來天理不容,因扇墜露出了贓據,被鄰居們看見了,轉過頭來拿自己,而自己也因以前的為人,如此這般的詳細說了一遍。

    知府聽得連連點頭,說道:“你這些話,像是真情。”叫來做干證的鄰居,果然見眾人的口供與沐壽句句相同,沒有一絲一毫的疑點,又有那塊玉墜做證據,還有什么懷疑的?

    喊來了唐童生,知府冷笑道:“你為何引誘良家女子,肆意奸-淫?又騙了許多財物,要拐她逃走?你的圣賢書難道都讀到狗肚子里了么?”(未完待續……)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鄰的書:主公請留步抗戰之鐵血尖兵獨立根據地誤入賊船明末巨盜超級遠東帝國風流宋歌集結令大明虎臣民國1927抗戰之超級悍匪獵尸追毒
365棋牌游戏 北京赛车pk10人工计划 宁夏11选5今日推荐号码 河南快赢481 极速快3彩票怎么玩 吉林11选5前三走势图 内蒙古福彩中心 腾讯分分彩五星玩法 体彩安徽11选5开奖查询 上证指数是什么 福建十一选五最常开的那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