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棋牌游戏|真钱棋牌游戏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各種猜測

【書名: 大數據修仙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各種猜測 作者:陳風笑

強烈推薦:成神的一百種方式[快穿]斗戰狂潮焚神不朽凡人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死人經修真之覆雨翻云采石記     無形的裝逼最傷人。

    男人就實在有點忍受不了,發動了車以后,出聲發問,“兄弟,你在鄭陽做什么買賣?”

    馮君都靠在座位上,瞇上眼睛了,聞言懶洋洋地回答,“好像咱倆聊了這么久了,一直在你問我……不太厚道吧?”

    男人聞言,嘴角抽動一下,一開始,他是不想報自己的名字,因為怕麻煩。

    但是聊著聊著,他有點不好意思報名字了,原因無他,有點跌份兒。

    頓了一頓之后,他還是很耿直地發話,“晁博,團sheng委的。”

    只要是體制中人,聽到這六個字,基本上就能反應過來他是誰了。

    馮君不是體制里的,不過他身在準副省級城市,平日里跟徐雷剛、張偉之類的聊得也不少,聞言看他一眼,“你跟晁市長怎么稱呼?”

    晁博開著車,漫不經心地回答,“哦,那是我家老爺子。”

    “哦,”馮君有氣無力地哼一聲,“那去團sheng委不錯,出來也方便安置。”

    晁博從后視鏡里看他一眼,心里有點郁悶,拜托,我老爸好歹也是常務副,你這么輕描淡寫地說一句“方便安置”,這么裝逼真的好嗎?

    見他有點小郁悶,副駕駛上的八十分女孩出聲了,“博哥,你妹妹將來住剛才的房子,還是去省城住?”

    其實這就是閑聊,結婚嘛,談的就是這點事。

    兩人說了幾句,晁博調整好心態,又出聲發問,“哥們兒,你在鄭陽做什么生意?”

    后座沒有聲音,頓了一頓之后,才有一個女聲怯怯地回答,“他睡著了。”

    晁博揚一揚眉毛,抿一抿嘴,心說這位還真是不拿市長當干部啊。

    不過馮君睡得快,醒得也快,約莫二十分鐘之后,晁博在公路上減了一下速,馮君的身子往前一栽,就清醒了,“咦……到了嗎?”

    接下來兩人就是隨便地聊天了,馮君這才知道,那八十分的女孩兒是晁博的女朋友,而后座這位七十五分的女孩,是她大學的校友,同時又是新娘的同事。

    晁博也知道了,馮君是在鄭陽做玉石生意,自己當老板。

    馮君沒說自己是獨自打拼出來的局面,那樣會顯得交淺言深,也不符合他的打算。

    但是同時,晁博也不認為,對方年紀輕輕無依無靠,就能賺下這么一筆身家。

    他忍了一陣,最后還是沒有忍住,“你一個人在鄭陽,很辛苦的吧?”

    馮君笑一笑,很隨意地回答,“倒也不算辛苦,有些朋友幫忙關照著,我基本上就是撒手掌柜。”

    他的話并沒有虛假成分,只是說得比較含混,有誘導對方想歪的嫌疑。

    而晁博有了先入為主的念頭,還真有些會錯意了。

    所以他就旁敲側擊地打聽:是什么樣的朋友,能幫助你發展得如此成功?

    馮君并不回答,只是莫測高深地笑一笑,那意思很明顯朋友,你問得有點多了。

    晁博身為市長的公子,也是好面子的,見對方含糊其辭,也就不再試探。

    車隊終于回到了朝陽,晁博帶著女友見姑姑去了,七十五分女孩留下了。

    她叫李美馨,銀行職員,家里應該也是小有辦法的,她跟馮君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很顯然,她對這個年少多金的帥哥,有一定的興趣……

    晁總嫁女兒,來的人還真不少,有人想指派馮君的車接送賓客去飯店,馮君非常干脆地拒絕,說我的車在等人。

    到了這個時候,負責籌辦儀式的總管副總管之流,就都已經知道了,今天的車隊里,有個司機特別刺頭。

    不過,還真有那小年輕不服氣,走上前指派,說你們收了紅包,就該負責接送賓客,今天主家是誰,你心里沒點數嗎?

    馮君只笑不說話,倒是李美馨低聲發話,“沒人跟你說嗎?剛才晁博坐的就是這輛車。”

    “晁博?”小伙子愣了一愣之后,轉身就走,再也不說什么應該接送賓客了。

    馮君一直等到十一點半,見晁博還不露面,也懶得再等了,招呼李美馨一聲,“小李上車,我送你去飯店。”

    飯店距離新娘家并不遠,事實上朝陽縣就屁大一點地方,他將人送到飯店,也不過花了五分鐘。

    李美馨見他不下車,疑惑地發問,“你這是……還要去接晁博和鈺慧?”

    “不去了,”馮君搖搖頭,“飯點兒了,回家陪老爸老媽吃飯。”

    “不是吧?”李美馨的眼睛睜得老大,“這里難道沒有給你們準備午飯?”

    “不知道準備了沒有,我真不關心這個,”馮君搖搖頭,“天天吃飯店,都要煩死了。”

    這話真不是裝逼,哪怕是升斗小民,也有太多人有這種感受。

    當然,婚宴這種大場面的酒席,相對還是比較罕見。

    李美馨知道馮君的做派,倒是沒意外他這么說,不過她不想讓他就這么離開,眨巴一下眼睛發話,“沒準過一會兒,晁博還要找你喝酒。”

    馮君笑著搖搖頭,“我開著車呢,不可能喝酒……我跟他也不熟。”

    兩人正說著話,身后有人按喇叭,回頭一看,卻是一輛桑塔納,噴著法院的標識。

    車門一開,晁博和他的女朋友走了下來,敢情他是開著這車來的。

    他倆一下車,后座上的一人來到駕駛室,直接把車開走了現在查得很嚴,小心謹慎是必須的。

    晁博走過來,笑吟吟地發問,“怎么不進去?站在這兒聊天?”

    李美馨一指馮君,“我正說他呢……他不吃飯,想走。”

    憑良心說,晁博對馮君的印象相當不錯,兩人聊天的時候,雖然都有點賣弄,想要顯得比對方強,但是想要賣弄,你也得有那資本不是?

    晁博交往的朋友里,能用這種對等心態跟他聊天的很少,大部分都是要巴結他的,少數人直接就是比較敬畏。

    還有極個別的一兩個,家世比他還好,那居高臨下的姿態,他也不是很舒服。

    難得遇到一個家世不怎么樣,但是事業有成,還跟他平起平坐的人,他就愿意多聊一聊。

    按說今天是他堂妹結婚,賓客里他有的是熟人,應該用心去招呼。

    但是怎么說呢?那些人都太熟了,過年的時候又會遇到,少招呼兩句也無所謂。

    所以他就盛情留客,“走啥走?一會兒一起喝兩杯。”

    馮君笑著搖頭,“真不行呀,我平時不回來,好不容易過年了,回來得多跟父母聚一聚。”

    這話沒毛病,政治正確……哦不,倫理正確,晁博也不能說什么,只能跟他揮手道別。

    走進飯店,他的大姑迎了上來,正是晁穎晁總,“小博怎么才來?你奶奶說了,讓你去她那一桌坐。”

    “遇到一個挺有意思的家伙,”晁博笑著回答,“居然開的是輝騰,還是朝陽人。”

    “哦,我聽說了,”晁總點點頭,不動聲色地發話,“計生委劉家貴的親戚,聽說在鄭陽發展得不錯?”

    她得到的消息,對馮君是有褒有貶,不過到了她這個歲數和地位,不會輕易地臧否他人。

    當然,更關鍵的是,她要弄清楚侄兒對此人的態度。

    “他單槍匹馬的,怎么發展?”晁博不以為意地笑一笑,然后壓低了聲音發話,“我懷疑啊,他是什么人推出來的白手套。”

    “白手套?”晁穎的眉頭微微一皺,“他能有這本事?”

    晁博無奈地看她一眼,“大姑,人家是985的雙學位,當初中考縣里第二!”

    “那也不過是考試,”晁穎不屑地一笑,不以為意地發話,“學校的考試有標準答案,但是社會上的考試……有標準答案嗎?”

    為了防止羞到這個侄兒,頓了一頓之后,她又出聲發話,“小伙子人長得帥氣,又有才……會不會是被誰家姑娘看上了?”

    “大姑,”晁博無奈地翻個白眼,“就算人家出賣色相,也能借機成為白手套呀。”

    必須承認,因為剛才劉家貴歪嘴了,晁穎對馮君多少有點成見,女人嘛,總有點小肚雞腸我家的大喜日子,你開個破車,得瑟什么呢?

    但是侄兒這么一分析,她就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沉吟一陣之后,她出聲發話,“要是這樣的話,這人……沒準用得到?”

    她說的“用得到”,是指哥哥晁剛的升遷,晁副市長今年五十二了,進步的欲望十分強烈,如果操作得當的話,五十八歲之前升副省,也是有可能的。

    晁博點起一根煙來,故作老成地發話,“就算用不到,總不能讓他成為阻力吧?”

    晁穎聞言,恍然大悟地點點頭,“也是,小博你這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啊,跟你爸真像……那個劉家貴,真是該死,差點害我得罪人。”

    她說了這句話,馮君今天的策略,就完美地實現了。

    晁博覺得這是在長輩面前露臉,也有點自豪,“我覺得吧,親戚能處成這樣,劉家貴做人,確實是存在問題的……不止一個人跟我這么說了。”

    話音剛落,他的眼睛就是一直,“咦……這貨又怎么回來了?”

    大門外面走進兩人,其中一個不是馮君,又是誰來?

    (更新到,召喚月票。)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大數據修仙相鄰的書:我是仙凡紫霄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仙庭封道傳浪跡在諸天界:破妄寒門修仙位面便利店大洪荒秘語之戰士之芒葬劍吟靈晶供應商成神的一百種方式[快穿]
365棋牌游戏 银河棋牌1·0 湖南幸运赛车客服 百赢棋牌作弊器 快乐飞艇开奖api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玩法 新疆十一选五预测号码推荐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 股票融资的优点 广西11选5选号软件下载